当前位置:主页 > 奇趣学术 >爱你们的仇敌 >

爱你们的仇敌

发布时间:2020-07-23作者: 阅读:(575)

俞安嬿/台北基督之家会友

「照着我所切慕、所盼望的,没有一事叫我羞愧。只要凡事放胆,无论是生是死,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。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,我死了就有益处。」(腓立比书一章20-21节)

影片传达饶恕与爱

五十年代,有五位美国传教士决意到蛮荒的亚马逊地域,向「妄挞尼」Waodani部落传福音。离情依依的家人们却十分忧心,其中传教士奈特的小儿子用心良苦,打电话给远地通晓印语的亲人,问来了一句极重要的话,就是这句印第安语─「我是你的朋友!」且立刻教给濒临未知与危险的父亲。可惜身进危地的奈特还没有机会说出,就被土着杀害了。

面对妄挞尼民族,「朋友」,这一个本是耳熟能详的通关密语,瞬间失去神奇的力量;取而代之的竟是长矛穿胸、椎心刺骨的痛楚。然而,导演吉姆翰能(Jim Hanon)在这部剧力万钧的电影《亚马逊悲歌》里,所表达的不仅止于友谊,更充满了饶恕与爱。人物内心的剧烈变化,主角刻划的层次也很丰富传神。

盼与村民建立友谊

仅仅半个世纪以前,南美厄瓜多尔「妄挞尼」族,承袭印加文明的习俗,世代以活人陪葬,为了复仇任意杀戮他族幼儿。在这蛮荒的国度里,恃勇斗狠乃是天经地义,误以为不杀人寻仇,就神鬼不容。既不知道友善是什幺,更没听过饶恕的观念。因为嗜血,甚至整个部族里,从未有一个男人能够存活到祖父的年纪。

当传教士们满怀信心、硬闯异域,欲将资讯带入性情极残暴,绝不可能接近的原始部族时,他们其实异想天开,误以为空投物资就可以打开沟通的门,之后又藉僱用原住民嚮导,天真希望与村民建立深刻友谊。

但飞机刚降落,迎接他们的只见狐疑的印第安女孩,并且出乎意表地质问他们,一名失蹤族女的下落。语言的隔阂冷酷地阻绝了真相,由于土着嚮导与女孩的暧昧,未作正确的翻译,还虚伪地指述那名族女已被这批外国人杀掉,意外地招致传教士的杀身之祸,没有一人倖免。举世歌颂的友谊,当彼此鸿沟巨大到缺乏共通的语言时,一切就变了调。

以饶恕代替仇恨

趴在楼板上的小男孩史蒂芬,偷听到传来的恶耗,心碎了。无可挽回的遗憾,归咎于一场不必发生的误解。后来史蒂芬才知道,五人都带了自卫的枪却没有使用,直到遇害他们也不向手持长矛的妄挞尼人扣板机。

路加福音教导我们,要爱你们的仇敌。「恨你们的要待他好。咒诅你们的要为他祝福,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。」(路加福音六章27节)过了两年,史蒂芬母亲和另一殉难者的姐妹追随神的旨意,回到亚马逊部落,义无反顾地、竭尽一切去帮助这批化外之族,若不是以饶恕代替仇视,这场误会就永无释怀的一日。

当年手刃奈特的米开亚尼,已成现在的酋长,他因一个妄挞尼少壮勇士,回应了两位姐妹的友善,没有再杀害外来的异国妇孺。于是她们也与米开亚尼为友,引导部族卫生习惯,给予小儿麻痺和牛痘等医疗照护,逐渐介绍文明方式给部族,并劝导他们放弃寻仇陋习。这个缘自真实故事的亚马逊传奇之歌,让观者热泪盈眶。 影片触及的另一个主要课题是「文化差异」:妄挞尼语与英语、任意攻诘与晓以大义、猎杀献祭与医疗照顾、需要与协助,在在都造成极度反差。置身多元社会、熟知价值差异的现代人,聆听丛林暗处步步惊骇和阵阵鼓声,令我们强烈感受到难以化解的歧异。

最佳的服事榜样

在我们的服事中,同工彼此的配搭,往往也是件不简单的事,常常必须在圆满任务和人际和谐中作一取捨。

去年应约排演自己改编的「浪子回头」剧时,为了能在有限的準备时间内快速入戏,我曾要求大家认真投入排练。幸好,同工们被唸时很委屈、在丈夫孩子前忘词怕丢脸,粉墨登场前,仍排除万难,达成完满演出。

每位同工来自不同的背景,生活水準相异,文化程度不一,因为齐心事奉才有共事的缘份。我骤然领悟到,有时需要勉力克服个人的优越感,在主里学习谦卑,放下情感好恶,才得以亲近神,达成祂所託付的工作。「神阻挡骄傲的人,赐恩给谦卑的人」。本片中传教士的妻子和子女,正启示了我们服事神最佳的榜样。

美好的见证

遇害宣教士之子史蒂芬在止息干戈的複杂历程里,从无法原谅到愿意饶恕。他抹去了当小男孩以来长久蓄积的愤怒,不但为仇人的子孙服务,且慢慢能够去爱这位已当祖父的米开亚尼,还促成本片故事被搬上银幕,公诸世人。天父慈爱的恩典终究得到美好见证。

友谊与仇恨本有天壤之别,在编导高明的诠释下,让我们看到爱是永不止息。优美的镜头,流转于南美洲开阔青幽的河谷间,一线光影娓娓注入,加以丝丝入扣的动人配乐,虽然没有奥斯卡奖项的光环,本片仍是一部感人至深的优质剧情片。

2010.07.07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